我的娇妻欣儿      
我的小娇妻欣儿与我是青梅竹马,我家和欣儿家是离得不远的邻居。因爲我和她只差半岁,所以我们是从小学到高中、大学,一直在一起。 我和欣儿在初中有了暧昧的感情,到了高中才开始正式在一起;因爲欣儿的家教很严,所以在高中我只是尽情品尝了欣儿的双唇,连双峰都是在我们都考上了大学后才肯让我去抚摸。所幸到了大学后,欣儿慢慢变得开放起来,终于在大二我的一次生日夜晚,我剥去了欣儿身上最后的薄纱,在欣儿的颤抖中占有了这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娇躯。 大学一毕业,我们双方的家长就坐在一起,没和我们商量就把我们的婚事决定了,所以在我们23岁时,欣儿正式嫁给我,成爲我心爱的小娇妻。 欣儿身高1米65,个子不算太高,但是小巧玲珑的身材加上白皙的皮肤、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上去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最让我喜爱的是欣儿的一双玉足,小巧细嫩,让我癡迷不已。不知多少同学眼红我,说我要走了狗屎运,早早都定下了这么可爱的美人,我总是在他们的嫉妒声中满心欢喜,同时也发誓要一辈子好好爱护欣儿。 因爲我们的家乡是一个小县城,我和欣儿结婚后又回到了我们上大学的省城H市去拼搏。欣儿很快凭着自己的专业在一个妇産医院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却因爲专业的原因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这使得我焦急万分,几乎天天在人才市场里泡着,但简曆不知投了多少,也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我开始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有了回到家乡的打算,但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学长,这个学长不但把我的事业留在了H市,而且带给了我无比刺激的经曆。 这个学长姓林,大我五届,从一毕业就利用家里的关系开了自己的公司,打拼到现在已经有了上千万的营业额,手下也有十几个人。也算是缘份吧,本来这个学长只想来找个出纳,但是看到我的简曆后还是把我留了下来,进入了业务科室。 我非常感激学长的照顾,跑起业务来也是十分卖力,加上我比较会来事,酒量也可以,慢慢地,学长一些应酬也都把我叫上,我和学长的关系十分亲近。 随着收入的提高,我和欣儿的日子慢慢地滋润起来,我和欣儿租了一个60平米的房间,开始了幸福的二人世界。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晚上吃了饭后,欣儿洗漱完毕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就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细细把玩欣儿的细嫩玉足,往往是把着欣儿的玉足又摸又亲,然后慢慢向上,最后到达让男人沈醉的桃源之地,掀起一次次爱欲之浪。 工作顺利、老板赏识(以后不称学长,只称老板了)、娇妻甜美,在外人看来,我的生活可以说没有任何遗憾。但是谁也不知道,在我心里的最深处,有一股淩辱之火在熊熊燃烧。 那是最早在看《少年阿宾》时,我对阿宾和其它美女的做爱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但是看到钰慧一次次出轨,和阿吉、和眼镜仔、和学长、和文强,让我感到一次又一次一样而且特别的刺激。特别是在最后,阿宾和钰慧结婚后,阿宾在录影带上看到钰慧和媛琳的老板在办公室做爱的场面,每每让我忍不住手淫喷出。 到了后来,我看到胡大的《淩辱女友》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我十分渴望看到一个男人当着我的面分开我心爱小娇妻的双腿,把那比我还粗还长的阴茎狠狠地插进小娇妻细嫩的阴道,狠狠地蹂躏我最心爱的小娇妻。 可惜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太困难了。首先,欣儿是家教比较严格,甚至有些保守,我在一些热闹的场合和她亲热,她都会娇羞万分。其次,怎样找到一个可以保守秘密、不会影响到我家庭的男人,也是一个十分头痛的问题。所以,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心里的淩辱之火越来越旺,但是我还是悲观的认爲,这一辈子估计是没有指望来实现这个梦想了。 愿望总是在不经意间实现。那是一次宴请客户,老板照例叫我一起去吃饭。吃完饭后,我照例有礼貌地告别,因爲我知道老板和客户后边的节目我是不方便参加的。没想到这次客户喝得有些多,加上又是打搅了好多次了,就拉着不叫我走,说一起去洗澡。 我爲难的看看老板,老板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对我点点头,于是我们是三个一起去了洗浴城。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猛然发现老板的阴茎大得可怕,在疲软的时候都有10厘米左右,不由得心里一动。 后边的事情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洗浴后一人一个小姐,但是我在和小姐做爱时,脑海中却总是出现老板那长得惊人的阴茎,不由自主地想象那根粗大的阴茎如果插进欣儿红嫩的阴道的话,那是多么刺激的景像啊!心里想着,动作不断加大,忍不住在小姐的体内发泄出来。 当完事后大家各自回家,我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欣儿已经入睡。我看到欣儿白嫩的娇躯,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刚才的念头:小娇妻欣儿白嫩的身体在老板身下颤抖着,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抽插,欣儿呻吟着、喘息着……我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刚刚发泄完毕的阴茎又一次勃起,扑上床去,剥下欣儿的小内裤,慢慢沈了进去,开始抽动起来。 欣儿在睡梦中被我的动作惊醒,当看到是我后,睡眼朦胧的娇嗔着,但是也配合着我蠕动起来。不知道是我刚发泄了一次,还是那淩辱的念头刺激着我,我比平常的时间大大延长,最后欣儿都忍不住喘息着对我说:「老公,你今天太厉害了!」 云雨之后,欣儿再次昏昏入睡,我却搂着赤裸的欣儿,睁大着双眼在黑暗中思考着、筹划着…… 自从上次和老板、客户一起去过洗浴城后,我和老板的关系更加亲密。 在陪客户吃完饭后,我不再单独离去了,而是也参与到了后边的节目里,回家的时间大大推迟,经常半夜才回家,使得欣儿都有些不满。幸好不是经常都这样,而且我的收入也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才把欣儿的怨言化解下去。 又是一次宴请客户,不过因爲这客户自己带了一个小蜜,所以吃完饭后也就没有了后续节目。我也高兴地认爲可以早点回家了,因爲这次实在是喝得不少。 没想到送走了客户,老板醉醺醺的对我说:「先不要回去,一起去洗个澡,醒醒酒。」我看到老板的样子,也担心他现在开车回去路上出事,就和他一起去了饭店附近的洗浴城。 这是第一次就我和老板两个人来洗浴,因爲我和老板也多次来玩了,所以这次老板点了两个小姑娘来推油,而且还是和我在一个房间里。 閑话少叙,当我看到老板的阴茎在小姑娘的手里慢慢膨大起来时,我和那两个小姑娘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老板的阴茎大约有20厘米,阴茎又粗又大,那龟头像个鹅蛋,给老板推油的小姑娘还笑着给老板开玩笑,说老板的太太真有福气。 我看看老板的阴茎,再看看自己的阴茎,不由得惭愧的歎口气,但是让老板上了我小娇妻的念头确实越来越强烈。 做完了推油,我和老板在包厢里休息喝茶,老板和我聊着天,发现我不住地偷看他胯下之物,忍不住笑骂我:「看什么看,自己没有吗?」然后哈哈大笑,接着又向我开玩笑的说:「怎么,羡慕哥哥的家伙了?是不是想让弟妹也尝尝鲜啊?」 我听了老板的话,一股热血沖到了头顶,心髒跳得飞快,忍不住仗着酒意答道:「林哥,真的,我是想请你去给欣儿做一次。」 老板见过我的娇妻,知道是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着,认爲我是在开玩笑。但是他看我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慢慢收住了笑声,不解的看着我。 事已至此,我也不顾什么羞愧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告诉他我只想看他狠狠地干我的娇妻,把精液射满欣儿的子宫。 老板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又微笑起来,对我说:「以前只是在小说中看到这种事,没想到在我身边也有啊!」接着又宽慰我,叫我放心,他绝不会把这事传播出去。 我这时已经从刚才的沖动中冷静下来,想了一下,于是和老板定立了『约法三章』: 一、我不是卖妻,所以我不会要老板一分钱; 二、因爲我的娇妻性格保守、羞怯,所以我要想办法慢慢让她就范,在老板和欣儿的性事中,老板一切要听我的; 三、老板不能单独和欣儿联系,一旦我和欣儿不愿意了,那这事就此结束。 老板全部答应了,并且再次保证让我放心,不管这事成不成,他绝不会把这事告诉第三个人。 回到家里,我开始考虑怎样让欣儿同意这件事,但是我思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到办法。 在以前的性生活中,我也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过一些类似于「你的乳房好美啊,如果让别的男人摸,要美死他」之类挑逗的话,可惜保守的欣儿总是骂我「要死了」,虽没有翻脸,却怎样也继续不下去了。 怎么办?我想了两天,只有用欺骗的手段来让欣儿自愿献身了。 我把主意和老板说了,让他準备好。 又过了几天,这天欣儿休息,一天都在家,下午3点多,我和老板通个气,和他说好在什么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待把电话内容及怎样实现商量好后,我怀着紧张和激动交织在一起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到了家门口,我长出了口气,然后换上一脸焦虑和阴沈的脸色。一进家门,欣儿见我回来得这么早,奇怪的正要问我,但是还没有问出来就被我脸上的表情吓住了,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用沈重的口气告诉她:「我出大事了。」然后对欣儿讲了个我编的谎话,说我轻信了一个老客户的话,没有收到彙款就把货发出去了,现在那个客户电话也打不通了,整整五十万啊! 欣儿听我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当时就吓呆了,脸色雪白,口中喃喃道:「五十万……」我这时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继续说:「现在公司怀疑我收了那个客户的好处,业务科长已经说,如果找不回钱,就报案抓我。」 听得到我的话,欣儿的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紧张的抓住我的手,好像一松手,我就马上会被抓走一样,连着说:「怎么办?怎么办……」我看着欣儿的眼泪,心里难过极了,真想对欣儿说,这是我和她开玩笑,是假的;但是又一想,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咬牙把实话咽了下去。 我搂着欣儿,坐下商量办法,说我明天再和客户联系,但是就怕公司里的人不相信,没有耐心。实际上,我这番话是漏洞百出的,如果我真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公司早就把我限制起来了,哪还容得我一人回家?但是这时欣儿的心早就乱成了一团麻,根本想不到这点。 就在这时,老板按照我的约定,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在手机里和老板再三解释,最后说要去见老板亲自解释。老板说,他就在附近办事,一会到我家里来,我连忙答应了。 欣儿和我搂在一起,电话里老板严厉的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见我放下电话,急忙说:「等林哥来了,好好和林哥解释一下。」我假装难过的说:「怎么解释?五十万啊!」听了我的话,欣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我装作沈吟了半天,对欣儿说:「欣儿,因爲公司是林哥的,如果林哥不追究,就算了,钱可以慢慢想法;但是如果林哥一定要马上追究,我就只有去坐牢了。可是怎么让林哥先把这事压一压呢?」 欣儿哽咽着说:「一会林哥来了,咱们好好的求求林哥。」我长歎了口气,说:「林哥凭什么给我机会呢?除非……」 欣儿听了我的话,激动起来,惊喜的问道:「除非什么?你说啊!」我避开她的眼光,说:「不说了,我甯愿去坐牢也不愿这样做。」欣儿的脸唰的一下白了,她从我的吞吞吐吐中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沈默地搂着坐在一起,半天都没有人说话。过了半天,欣儿坚决的一字一句说:「我愿意这样做。」我紧紧地搂着她,说:「不行!我甯愿去坐牢。」欣儿急了,说:「不行啊!你一出事就什么也完了,咱们的家里怎么办?」然后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幽幽的说:「老公,你以后不会嫌弃我吧?」我把她搂得更紧了,发誓般的说:「你永远是我最心爱的欣儿。」 过了一会儿,大约5点多,老板终于进了我的家门。我把老板让到沙发上坐下,叫欣儿倒水,喊了两声,欣儿才扭捏着从厨房出来。老板一见欣儿,顿时惊呆了,原来,欣儿按照我的吩咐,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内衣,但是没有戴胸罩,那两个结实的乳房被紧绷绷的暴露出来,特别是那两颗乳头,分外显眼;下身穿了一条及膝丝质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小腿和精致的玉足。 欣儿一见老板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胸前,脸羞得通红,转身就想跑回去,我赶快一把拽住,装作毫不在意地让她继续去倒水。老板也赶快把视线从欣儿胸前转回来,坐在沙发上和我继续装作讨论被客户骗款的事。欣儿倒水回来见我们说得比较激烈,也顾不上害羞,坐在我旁边不停地替我说起好话。 说了半天,老板才好像很不满意的说业务部长已经向他请示报案了,但是看在我和他的关系上,可以给我几天时间。虽然老板只是说给我几天时间,没有说如果追不回来怎么办,但是这足以让我和欣儿千恩万谢了,欣儿激动得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时我一看已经6点多了,就请老板在我家吃个便饭,老板考虑了一下,同意了。欣儿赶快穿上外衣,去门口饭店买了几个菜,我们坐在一起吃了起来。在吃饭中,气氛慢慢地缓和了下来,欣儿也开始有些笑意了。 吃完饭,我们三个又坐在沙发上喝茶,我主动开始说:「老板,听说您看手相很灵,是吗?」老板笑着说:「胡说胡说,那是看着玩的。」我抓起欣儿的小手,把她从我的这边拉到那边,让她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间,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老板的手里,嘴里说:「帮我家欣儿看看。」 老板把玩着欣儿的小手,嘴里装模作样的胡诌着。欣儿明白这时要让给老板献身了,身子软得厉害,估计也没有听进去什么。反正手相看完了,但是欣儿的手却没有被放来,老板一边和我聊着天,一边抚摸着欣儿的小手。欣儿低着头,脸红得厉害,眼睛都不敢看人,只盯着地下。 聊了几句,我又把话题转到我爲欣儿买的这件丝质及膝短裙上,说着:「丝质怎么怎么好?」说完了,我又抓起老板的手,然后把老板的手放在欣儿的短裙上,让老板摸摸看。老板的手在欣儿的裙子上慢慢抚摸着,欣儿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因爲裙子比较短,欣儿坐下时膝盖就已经露在了外边,老板摸了几下,就已经摸到了裙子的边缘,然后慢慢滑到了欣儿的腿上。当老板热乎乎的手放在欣儿腿上的一剎那,欣儿身子猛地一抖,这是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人摸到这隐私的地方。 这时的欣儿已经无力地瘫靠在了沙发上,双眼紧闭,两条腿紧紧地并拢在一起。老板的手已经离开了裙子,开始在欣儿的腿上抚摸起来,有时甚至钻到了裙子下边。裙子在抚摸中慢慢地卷了起来,欣儿白嫩的大腿已经慢慢地暴露在老板的眼里,连短裤都开始向外探头探脑了。 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砰砰」的跳得厉害,我这纯洁得像一张白纸的娇妻,就这样让另一个男人开始占有了。我连忙喝口已经变凉了的冷茶,强压下激动的心情,开始最后的进程。 我站起来对欣儿说:「欣儿,林哥来咱们家还没有参观过,你带林哥去参观参观咱们的卧室。」欣儿听了我的话,脸忽然一白,然后又恢複了红色,睁开眼睛,张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老板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着,说:「好啊!欣儿的卧室我可要好好参观参观。」然后不由分说拉起欣儿的手,把欣儿拉得站了起来。欣儿望了我一眼,幽幽的歎了口气,低着头和老板拉着手向卧室走去。 我看着心爱的小娇妻和老板手拉着手,像一对夫妻一样走向卧室,刚刚有些平複的心情又开始激动起来,也跟在他们后边。因爲我和欣儿租的房子并不大,两步就走进了卧室,卧室也不大,只有一张大床、一个梳妆台和一张计算机桌。 一进卧室,欣儿刚刚鼓起的勇气在羞愧中又消失一空,放开老板的手,坐在床边,双手紧紧捂住脸。我见到这样,就示意老板先不要动,然后走上前轻轻搂住欣儿,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欣儿,我永远爱你。」欣儿听了我的话,紧绷的身体开始放松。 我抓住欣儿内衣的下襬,慢慢向上拉起,欣儿双眼紧闭,顺从地举起手,把上身仅有的一件衣服脱掉。欣儿雪白的上身一展现出来,好像房间也亮了不少,那两个结实的乳房俏皮的上翘着,由于紧张,两个乳头都有些发挺了。老板在旁边欣赏着我娇妻美好的身体,也开始脱衣服。 我把娇妻欣儿按倒在床上,解开裙子上的暗扣,把裙子也拉了下来,然后迅速抓住欣儿内裤的两边,把欣儿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物也剥了下来,将我的娇妻赤条条地奉献在老板面前。这时老板也已经脱得一丝不挂,那粗大的阳具在我娇妻身体的刺激下早已擡头,摇头晃脑的左顾右盼。 我对老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上了,老板也笑着对我点点头,随即爬上了我的床。他躺在欣儿的身边,先是轻轻搂住欣儿的娇躯,然后把嘴对着欣儿的红唇亲了上去。欣儿显然不愿意和老板接吻,紧闭着双唇,可老板也不生气,一只手抓住欣儿的一个乳房慢慢揉着,一边在欣儿的眼睛上亲了几下,然后是脸蛋、脖子,最后含着欣儿的耳垂吸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和老板说过,欣儿的脖子和耳垂是她的敏感点,每次我都是在这两个地方把欣儿搞得气喘吁吁。果不其然,在老板的挑逗下,欣儿虽然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呼吸已经明显急促起来,两条紧紧并拢着的美腿开始互相搓动。 老板不但用嘴去挑逗着欣儿,那只揉搓着乳房的手也在慢慢挑动着欣儿的情欲。那只手时快时慢,时不时地还用两个指头夹住欣儿的乳头搓一搓。当老板低下头用牙齿轻轻压住欣儿的乳头时,欣儿忍不住「啊……」轻轻叫了一声,老板顺势而上,再次亲上了娇妻的双唇,欣儿这次没有拒绝,张开嘴接受了老板的深入侵袭。 老板的舌头在欣儿的嘴里肆意地翻腾,和欣儿的小舌头作着最亲密的接触,同时揉搓着乳房的手开始经过平滑的小腹放在了欣儿的阴阜上,开始顺着那条细缝滑了下去,轻轻抚摸着欣儿的两片阴唇。欣儿的身体在老板的手摸在下身的一瞬间,由于极度羞愧而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老板那魁梧的身躯把我娇小的爱妻搂在怀里亲吻、抚摸,阴茎早早就在裤子里坚挺起来,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口袋里慢慢地手淫起来。 老板这时已经放开了欣儿,趴在她两腿之间,抓住欣儿的两个足踝慢慢分开她的双腿。欣儿的下身,那女孩子最隐秘的地方,赤裸裸地暴露在老公之外、另一个男人的眼前。老板看着欣儿的下身,嘴里啧啧称赞着。欣儿的下身虽然我已用过多次,但还是那么红嫩,细细的阴毛既不像乱草也不荒芜,让人怦然心动。 就在这时,我轻轻拍拍老板,老板疑虑的看着我。我也不出声,只是也上了床,坐在欣儿的旁边,伸出手去,从老板手里接过欣儿的两个足踝,把它们分开举高,把自己娇妻的双腿大大分开,让老板可以更方便地蹂躏我的小娇妻。 欣儿在我抓住她的双腿并用力分开之后,眼泪就忍不住从紧闭的双眼流了出来,但是这时我也顾不上什么了,点头示意老板快点插进去。老板对我伸了伸大拇指,然后用手分开娇妻的阴唇,鹅蛋大的龟头在娇妻的阴道口搓了几下,然后慢慢地塞了进去,欣儿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 进去了!真的进去了!我亲眼看到老板那粗大的龟头硬是挤开欣儿娇小的阴道口,慢慢地占有了我心爱娇妻的身体。我的血好像全部涌到了头顶,心髒剧烈地跳动着,好像要从口腔里蹦出来。 我回头看看床头我和欣儿的婚纱照,在婚纱照上,欣儿穿着雪白的婚纱显得那么的纯洁,可是现在照片上穿着雪白婚纱的欣儿却羞愧地看着自己被老公脱得一丝不挂,让另外一个男人肆意地玩弄着自己纯洁的娇躯。现在,自己的老公竟然把自己的双腿扒开,好方便那个男人来彻底玷汙这原本只属于他的身体。 老板的龟头慢慢地没进了欣儿的阴道,欣儿的小嘴却越张越大。虽然刚才老板对欣儿脖子、耳垂的挑逗,已经使得欣儿的阴道不那么干涸,但是这么粗大的阴茎还是让欣儿那只经曆我细小阴茎洗礼的阴道有些承受不起。 老板也非常体贴,在龟头插进去后就先停了下来。这时我已经坐在了欣儿的头顶上,把我的娇妻的身体全部让了出来,让老板好好地品尝。 老板低下头去,先是在娇妻的乳房上亲了几下,然后还是像刚才一样,一边亲吻着娇妻的脖子、耳垂,揉搓娇妻的乳房,一边慢慢地把阴茎向娇妻的身体里挺进。欣儿极力忍受着粗大阴茎对自己细嫩阴道的侵占,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分开了,那阴茎好像要把自己捅穿。 老板就这样慢慢地把阴茎全部塞进了娇妻的阴道,然后开始慢慢抽动起来。由于我把欣儿的双腿举得很高,所以我很清楚地看到老板的阴茎在欣儿的阴道中的抽插。老板的抽插由慢到快、由缓到急,最后那猛烈的抽动,把娇妻阴道口的阴唇也带了进去。 欣儿的眼泪已经停住了,已经承受住了老板粗大阴茎的她开始感受到下身剧烈的刺激。欣儿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嘴里也忍不住开始慢慢有了低低的呻吟声。 这时老板已经将整个身子压在了欣儿的身上,嘴又一次伸向了欣儿的红唇。这一次,老板的舌头受到已经有些迷乱的欣儿的热情招待,两个舌头激烈地摩擦着。老板那黝黑健壮1米80的身材压在白皙娇小1米65的欣儿身上,黑白分明的两个身躯紧紧地贴合着,让我看得激动万分,在裤子里的阴茎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很快欣儿就到了第一个高潮,她全身剧烈地抖动着,两只抓着着床单的手几乎要把床单抓破了。尽管欣儿到了第一个高潮,可是老板并未放松抽插的力度,反而越来越快。 不久,欣儿的第二个高潮就来临了。就在欣儿的呻吟声中,我也忍不住在裤子里释放出了我的激情。 我冷静下来,看看欣儿的样子,担心欣儿的身体经受不住这么大的刺激,就示意老板结束。老板对我点点头,因爲我事先和老板说过今天是欣儿的安全期,所以在欣儿的第三次高潮中,老板猛抽几下,然后死死将阴茎顶在欣儿的下身,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欣儿的子宫。 老板从欣儿身上爬起来,去卫生间清洗身体,欣儿的喘息也慢慢平複下来。 我放下欣儿的双腿,对她说:「欣儿,对不起。」欣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激情的高潮过后,羞愧又开始占据欣儿的心理,不过欣儿实在是太劳累了,从下午陪着我担惊受怕,到晚上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加上老板粗大阴茎的用力抽插,欣儿已经累得不行了。 我拿了卫生纸,仔细看看欣儿的下身,不仅有些心疼。原来欣儿第一次经受这么粗大的阴茎,老板又抽插得用力,欣儿的阴道有些红肿了。因爲老板射得非常深,精液都藏在欣儿的子宫里,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擦的,我就把单子拉过来盖在欣儿身上。 等老板清洗好过来时,欣儿已经昏昏入睡了。我起身送走老板,去卫生间清理了一下因爲射到裤子里而湿漉漉的下身,因爲心里极度疲倦,我把裤子和内裤往洗衣机里一扔,就回到客厅开始吸烟。 我坐在沙发上,满脑子里都是今晚的情景。没想到我多年的夙愿就这样实现了,可爱娇妻终于让一只比我还粗还大的阴茎给插了进去。 一想到欣儿在我怀里被老板干到三次高潮,我的阴茎忍不住又翘了起来。我想想欣儿已经累成这样,就走到卫生间,一边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一边手淫着,终于再次射了出来。 发泄后我也感到累了,就回到卧室搂住欣儿赤裸的娇躯,昏昏沈沈的睡去。 当我被欣儿叫醒,睁眼看到的是欣儿愤怒的双眼,我心知不妙。还没等我说话,欣儿就一字一句的问我:「爲什么?」原来因爲心里难受,欣儿早早就起来了,到卫生间洗漱时,发现了我昨天换下的裤子。当她发现裤子里的精液,就开始有了怀疑。 昨天的漏洞一个个被她发现,特别是我在她被干时,我兴奋得太过火了,不但亲自脱去她的衣服,还主动把她双腿分开让别的男人干,竟然还射在自己的裤子里,一点也不像被迫无奈的样子。 我觉得完了,欣儿不会原谅我了,要永远离开我了。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欣儿等着我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转身要走,我不顾自己还没穿衣服,一把抱住欣儿。欣儿冷冷的说:「放开我。」我知道,如果这时我一松手,就会永远失去欣儿。 我歎口气,决定把心里最深的秘密告诉欣儿,如果她实在不肯原谅我,我也只有死心了。 我抱住欣儿,对她说:「欣儿,我爱你,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你不是要知道爲什么吗?来,你看样东西,这是我最深的秘密。」欣儿怀疑的看着我,我松开手,拉着她来到计算机旁,打开计算机,在一个系统文件的最里面打开一个隐藏着的活页夹。这个活页夹里收集着我所有的淫妻和淩辱小说,我打开胡大的《淩辱女友》,找了几篇比较刺激的让她慢慢看。 欣儿慢慢看着我打开的文章,我心里惶惶不安的等待着最后的宣判。欣儿看着看着,脸色越来越红,小声骂着:「变态,真变态,想不到还有这种思想。」我在旁边小声说:「也只有最爱的人,才会有这种感觉,如果不爱的人反而不会了。」 欣儿听了我的辩解,翻了我一个白眼,说:「怎么,我还得感谢你把我送给别的男人吗?」我看到欣儿的态度已经有些软化,大胆的上去轻轻的搂住欣儿,在她耳边说:「真的对不起,欣儿。但是我心里最爱的只有你,这辈子不会再爱上第二个女人。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欣儿闭上眼睛,我静静地等待着欣儿对我的宣判。等了好长时间,只听欣儿幽幽的歎了口气,说:「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下你的。」我见欣儿终于吐口了,激动地一把抱起欣儿,原地转了三圈。欣儿尖叫着,双手乱捶我的胸口,笑骂着:「你要死啦?把我摔下去怎么办?」 我把欣儿轻轻放在床上,双眼癡癡地看着她。我从来没有发现,我是这么深爱着欣儿,刚才在等待欣儿对我的宣判时,我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生怕欣儿说出「分手」两个字,我无法想象没有欣儿的日子。欣儿看到我癡情的样子,也被我感动了,双眼里含满了柔情,我低下头,欣儿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们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我喃喃的说道:「欣儿,你不知道,刚才要吓死我了,我真害怕你要离开我。」 欣儿脸蛋红红的和我紧贴着脸,说:「活该,谁让你做出这样的事,竟然骗你的老婆让别人玩,还亲自帮他来欺负我。」说到这里,欣儿的脸已经红得发烫了。显然,说着说着,欣儿肯定又想起昨晚和老板的性事,特别是我抓住她的两条腿让老板来干的样子。 由于我刚醒就被欣儿质问,后来吓得一直没有顾上穿衣服,现在还是只穿个小裤头,现在和欣儿肌肤相亲,又看着欣儿的红脸蛋,不由得心思又慢慢活动起来。我在欣儿的红脸蛋上亲了几下,然后往下到脖子上轻轻亲着,一只手已经穿过领口,滑向了欣儿的乳房。 随着我的动作,欣儿也慢慢情动了,轻轻的喘息着。我轻轻把欣儿身上的衣服温柔地又剥个精光,然后分开欣儿的双腿,看着已经消肿的下身,用舌头舔了上去。我含着欣儿的阴唇轻轻吮吸着,又把舌头探进欣儿已经有些湿润的阴道,欣儿像往常一样,被我挑逗得情动了,她双腿夹着我的头,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身子颤抖着,嘴里已经开始呻吟。 我舔了一会,又拿起欣儿的小脚丫,迷恋地亲吻着,把她每个脚趾都含在嘴里吸舔。亲了几下,用她双脚夹住我早已勃起的阴茎,剧烈地磨擦着,欣儿早已双眼迷蒙,嘴里喃喃的轻声叫着:「老公……老公……」 我也忍不住了,把欣儿的双腿往我的肩上一挂,压下身去,贯革直入,一下子沖到了没根,欣儿「哦」的一声,娇躯猛地一颤。我抓住她的两只手,和她十指相缠,紧紧地压住,开始猛烈地运动起来。欣儿嘴里轻声呻吟,我忍不住再次吻上她的双唇,和她唇齿相交。 干了一会,我又把欣儿反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边再次沖了进去。欣儿轻摇着臀部,不时回头和我亲吻。我抓着欣儿下垂的乳房,不由得猛抽几下,尽喷而出。 云雨之后,我和欣儿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半天,谁也没有说话,慢慢平複激动的心情。忽然,欣儿惨呼一声:「完了,今天要上班!」 「啊?」我也傻眼了,今天我也要上班啊! 欣儿赶快打电话,幸好她的人缘很好,一个值夜班的小姐妹见欣儿快上班了还没来,就主动替欣儿上了一个班;但就是这样,因爲没有事先请假,还是被罚了钱。我就更惨了,我的班没法被人替啊!我赶快跟老板打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老板一开始听到欣儿知道了昨天是骗她,还吃了一惊,后来听说我已经把事情摆平了,才哈哈大笑,準了我一天假,让我好好安慰安慰欣儿。 我放下电话,心想:『哼!老婆就叫你白玩了,你还说什么?』我想都请了假,就没事了,又想去搂欣儿,谁知道欣儿像游鱼一样划开,娇嗔说:「快去把你的裤子洗了。」 「完了!」我垂头丧气的去洗了洗下身,穿上衣服,开始洗暴露了我秘密的裤子。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和欣儿又恢複了以往的生活。但是和以前不同的事也有,一个是我又像刚结婚时,甚至比那时还迷恋欣儿的身体。我只要回到家,就会和欣儿黏在一起。在卫生间的洗脸台上、在厨房的案板前、在客厅的沙发上,欣儿一次又一次的被我搂住,不得不用身体去吞没我的坚硬。 再一个变化是欣儿也慢慢看完了我收集的各种淫妻、淩辱类小说,虽然嘴里还时不时小声骂我「大变态」,但有时还是配合我,讲几句刺激的话。比如说:「我昨天值夜班被大夫强奸了,他干得我很厉害」,或者是:「我今天见了个大学的老同学,和他一起去了宾馆」。 每次从听到欣儿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我的阴茎好像都粗了几分,和欣儿做得更有力,一次又一次把欣儿送上高峰。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小心的问起欣儿那天被老板干的感受。欣儿先是羞红了脸,连声骂我,就是不说话,但是经过我的百般挑逗,还把灯关掉,在黑暗中欣儿还是说出了那天的感觉。 据欣儿讲,开始时由于羞愧,欣儿几乎脑子都木了,直到老板开始亲她的脖子、耳垂,她才慢慢有了感觉。最后老板粗大的阴茎慢慢塞进去时,欣儿觉得好像阴道被全部撑开了,每个褶皱都被撑起来。老板开始抽插时,欣儿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捅穿了,但还是非常舒服。 我听到欣儿亲口说出她被老板干的感觉,阴茎硬得快要爆开了,翻身压上欣儿的身子,在欣儿的娇呼声中猛烈地沖顶着。欣儿搂住我的脖子,双腿夹住我的腰,喘息着迎接我的热情。 又过了几次,我试探性的说起能不能让老板再来一次?欣儿开始时很生气,坚决拒绝了。但是我不死心,每次都在做爱的高潮时说起类似的话,并且保证自己绝不出轨,只是想看到欣儿被干的样子。欣儿也看过很多淩辱类的书了,知道这是自己老公的癖好,坚决的语气开始慢慢软化下来。 我高兴地感觉到:很快,我又可以看到老板粗大的阴茎再次插进我娇妻细嫩的阴道了。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那是一个星期日的早上,我和欣儿还搂在一起呼呼大睡,欣儿的手机忽然响了,欣儿一看,是家里来的电话,赶忙接起来。等欣儿放下电话,眼泪已经流了出来。我大吃一惊,赶紧问原因,原来是欣儿的弟弟出事了。 欣儿家里就两个孩子,欣儿是姐姐,还有一个弟弟。这个弟弟小欣儿两岁,由于从很小受到全家的溺爱,学习不是很好。欣儿考上了大学,他却没能考上,又複读了一年,还是没能考上,于是就不读了,一天在社会上厮混。 昨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喝得多了和另一伙发生了争执,把一个人打了。没想到那人的舅舅是公安局的局长,连夜把他抓了进去,说要按故意伤害罪来处理。 因爲我和欣儿家都是本份的工人,没有什么关系,两家人也找不到有力的中间人来说话。打我和欣儿的手机又都打不通,因爲我和欣儿的手机是定时开关机的,所以等早上我和欣儿的手机一开,就赶快打了进来,叫我们赶快回去,一起想办法。 虽然我一向对这个游手好閑的小舅子没有好感,但是除了这么大的事,还是赶快收拾一下準备回家。 忽然,我想起有一次和老板喝酒,老板提起过他在我们县的公安局有个铁哥们,还对我开玩笑说以后家里有事就跟他说,他和那哥们一说就準没问题。我赶快向欣儿把这事说了,欣儿欣喜若狂,催我快跟老板打电话。 我打通了老板的电话,把这事说了一下,老板痛快的答应了,还说要亲自开车和我们一起回县城。我很不好意思,但这是大事,如果他能一起去,肯定好办得多,就感谢了几句答应了。 我和欣儿收拾好,把银行卡拿好,就一起在门口等老板来。欣儿还是不住低泣着,我搂着欣儿的肩膀,不住小声的安慰她。 不一会,老板来了,我和欣儿一起上了车。我和老板打了个招呼,欣儿一见老板,忽然脸变得通红,只轻声喊了句:「林哥好。」就低头不说话了。我这时才领悟到,这是欣儿上次被老板干后第一次见到老板。 车里的气氛开始有些诡秘起来,我赶快把话题拉到今天欣儿弟弟的事情上,欣儿果然忘记了羞涩,擡头用期盼的眼光看着老板。 因爲刚才在电话里没有问清楚,所以我又打了个电话到家里问清楚,等我向老板说出那个一定要收拾欣儿弟弟的公安局长的名字时,老板忽然哈哈大笑,然后在我们迷惑的眼神中告诉我们,这人就是他那个铁哥们。我和欣儿都惊呆了,这么巧! 老板当时一边开车,一边给那局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就在去他那的路上,还说了这件事,说是自己一个兄弟的弟弟,让他手下留情放一马,那局长在电话里也很痛快的答应了。就这样,我和欣儿还没有回到家,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等我们到了县城,见到了那位局长,才了解到当时的情况。 那位局长的外甥昨天过生日,和朋友一起去庆贺时,与欣儿的弟弟发生了沖突。其实人并没有受什么伤,关键是觉得丢了面子,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求舅舅给他出口气。因爲当时欣儿弟弟一方确实是先动的手,而且也把人打倒了,所以这位局长毫不客气就把欣儿弟弟抓了起来。 那位局长当着我和欣儿的面说,要不是看在我老板的面子上,一定要把欣儿弟弟送进去。 我和欣儿千恩万谢,表示歉意,并且问花了多少医药费,还有其它的赔偿,我们全部承担。没想到那位局长说我老板都亲自来了,还要什么钱,如果要钱,还不是打他的脸。 我赶紧表示钱一定要掏,而且想请他和我老板一起吃顿饭。没想到那位局长一挥手,把我和欣儿赶去接欣儿弟弟出去,说他和老板好久不见,要好好聊聊,让我们不用管了。 老板笑着让我和欣儿去领人,说没有关系,他们是老朋友了,说吃完饭再和我们联系。 我和欣儿把欣儿弟弟领回家,两家人欢喜万分。欣儿的妈妈说一定要谢谢我老板,我解释了半天,才打消老人的念头,心里窃窃地想:『你的女婿已经用你女儿的身体感谢过了。』两家人一起吃了午饭,又好好训了欣儿弟弟一顿。 因爲明天我和欣儿都要上班,所以下午三点多,当老板打来电话时,我和欣儿又都坐上老板的车一起回H市。在车上,老板开着车(我还没拿到本),我和欣儿坐在后边,我拉着欣儿的手,说着一些感激的话,当车开进H市,快到我家时,我忽然涌起一股沖动,说:「林哥,先不要回去了,在我家休息一会吧!」 我把「休息」两个字念得很重,欣儿和老板都明白了我的意思。老板从后视镜看了看欣儿,欣儿脸又变得通红,赶快把脸转过去看车窗外,然后使劲掐了一下我的手,但是没有表示反对。老板见状,就把车开到了我们小区,和我们一起回到了我们家。 一进家门,欣儿低着头,一声不吱,换上拖鞋就飞快地沖进卧室,还把门关上了。老板看看我,我见欣儿只是关上门,并没有锁住,就笑着说:「没事。」给老板倒了杯水,让他先坐一下,我进去看看。 我推开门,走进卧室。看到欣儿坐在床边,低着头。我上去搂着欣儿,亲了亲她的脸,说:「林哥今天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你就让他再干一次吧!」 欣儿擡起头,忿忿地说:「你是不是也想再看一次啊?」 我舔着欣儿的耳垂,小声说:「是,我想看。」 欣儿用幽怨的眼光看着我:「你就这么想看你的老婆被男人干,你是绿毛乌龟。」 我开始亲吻欣儿的脖子,一只手从欣儿的领口伸进去抓住欣儿的一只乳房搓揉着,很快欣儿就闭上眼,靠在我身上,呼吸也急促起来。我慢慢脱着欣儿的衣服,一边在欣儿耳边说:「你的绿帽老公又要脱光你的衣服,让其它男人来干你了。」听了这么刺激的话,欣儿的身体都有些发抖了。 我脱光了欣儿身上衣裤,再次把娇妻剥得一丝不挂,然后走到卧室门口,对等得有些不耐烦的老板招招手,老板赶紧走进了卧室。我回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害羞的欣儿拉了个单子,把全身都盖住了,连头都藏在了被子里。 老板这时也脱下了衣服,我想了想,爲了避免上次射在裤子里的糗事,也脱下了裤子。老板上了床,揭开盖在欣儿身上的单子,把欣儿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暴露了出来。当看着还是紧闭着眼睛的欣儿,他呵呵一笑,伸出右手穿过欣儿的脖颈,把欣儿搂过来,对欣儿说:「怎么,还是这么害羞啊?」 欣儿把脸埋在老板怀里,没有说话。老板把欣儿的脸转正,然后对着欣儿的红唇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用左手开始把玩欣儿晶莹细腻的乳房。欣儿温柔地迎合着老板的亲吻,第一次主动把手臂擡起来搂住老板的脖子。我看了,阴茎马上就跳了起来,我那害羞的娇妻居然开始主动了。 没想到的事还在后边,老板舌头在欣儿的嘴里肆意翻动,直到吻得欣儿气喘吁吁,才放过了欣儿,开始亲吻欣儿雪白得像天鹅般的脖子。欣儿虽然还是闭着眼,但是已经非常配合,还主动侧过身体,让老板那已经滑到下身的手摸起来更方便一些。 这时,老板抓起欣儿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粗大的阴茎上,欣儿先是被吓了一跳,手像是被火烫了一下,赶快松开。老板非常执着地再次抓起欣儿的手,又一次把欣儿的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欣儿犹豫着,最终还是伸出白皙的纤纤小手,慢慢地搓揉起老板的阴茎来。 我看着已经开始打起手枪来,今天带给我的刺激太大了,我的娇妻竟然开始抚摸起老板的阴茎了。欣儿的手轻轻搓揉着,估计是想到一会自己手中的粗大肉棒又要钻进自己的身体,欣儿的脚趾都开始绷紧。 上次因爲是担心欣儿反悔,所以老板没有怎么就开始插进欣儿的身体,这次则从容了很多,他慢慢抚摸,玩弄着欣儿身体的每一部份,从挺翘结实的双乳,到纤细的玉足,老板不住地赞歎着,还一边逗着欣儿。但是欣儿虽然已经全身发抖,阴道都已湿润得不得了,但就是不睁眼、不说话,保持着最后一份矜持。 当老板把玩起欣儿的玉足时,我忍不住在一边说:「欣儿的小脚丫用来打手枪很舒服的。」老板听了,拿起欣儿的双脚,用脚心夹住阴茎试了几下,哈哈笑着说:「你小子花样还不少。」 当老板再次把欣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时,我知道我又可以看到老板粗大的阴茎去蹂躏我娇妻的身躯了。这次我没有去帮老板抓住欣儿的双腿,而是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老板怎么往欣儿的阴道里插。 只见老板用左手分开欣儿阴道口两片粉红的阴唇,右手扶着阴茎,先是用龟头在欣儿的阴道口擦了几下,然后慢慢地用力,那鹅蛋大的龟头慢慢地没进了欣儿的下身。欣儿经过刚才的挑逗,阴道已经非常湿润,所以这次老板的阴茎很快地就尽根而入。 老板由慢到快地开始抽插起来,我清楚地看到,当老板的阴茎往里插时,把欣儿的阴唇都要带进去。欣儿很快开始呻吟,双手紧抓着床单。 老板的抽插非常有频率,我听着老板撞击欣儿下体的「啪啪」声,不禁爬到欣儿身边,一边低头去亲吻欣儿的双唇,一边抓起她的手,让她帮我打手枪。当我亲到欣儿时,欣儿一惊,显然想不到我会和老板同时来「欺负」她。她睁开眼睛,幽怨的看着我,这是她在和老板两次性交中第一次睁开眼睛。 我笑着擡起头,又亲了一下欣儿粉红的脸蛋,说:「老婆,都这时候了,不要害羞了。」欣儿白了我一眼,还是慢慢开始搓揉起我的阴茎。 可以看出,一边抚摸着老公的阴茎,一边被另一个男人的、比老公还要粗大的阴茎抽插,对欣儿的刺激还是很大的。欣儿睁开的双眼水汪汪的,从开始时不敢去看老板的眼神,到后来勇敢的正视,欣儿变得越来越主动了。 老板的抽插开始变得有些迅急了,越来越快,欣儿的喘息也越来越急。忽然欣儿放开我的阴茎,两手搂住老板的脖子,主动把嘴送上去,老板欣喜地含着欣儿的香舌,使劲地吸着,下边动得愈发用力。因爲和老板在接吻,只听欣儿鼻子里「嗯」的一声,身子猛地一紧,然后又放松了下来。我知道,欣儿已经到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老板体贴地停了下来,继续和欣儿亲吻着。休息了一小会,老板拔出依然硬挺的阴茎,拍拍欣儿的屁股,示意她趴下去。欣儿顺从地以双膝跪爬在床上,高高撅起自己结实的屁股。老板先是亲了几下欣儿光洁的玉背,然后扶着欣儿的细腰,又一次挺了进去。 欣儿轻轻哼着,身体随着老板的抽插晃动着。我一边打着手枪,一边看着欣儿的乳房随着身体晃动,忍不住低头钻进去,含住了一个乳头。我的动作把欣儿吓了一下,娇嗔的推了我一把。 因爲晃动着的乳头也比较难吸住,我放弃的钻出来,开始抓住一只下垂乳房开始揉弄,老板见了,也凑兴的抓住另一只乳房。被两个男人同时揉搓乳房,欣儿终于忍不住娇嗔:「两个坏蛋!」 老板哈哈大笑,说:「欣儿终于开口说话了。」欣儿气喘吁吁的说:「就知道欺负人。」老板趴下来在欣儿耳边说:「这么漂亮的美女,谁舍得欺负啊?」说完,开始吸起欣儿的耳垂。欣儿被老板吸得双眼迷蒙,主动回过头去,把红唇送给了老板。 老板亲着欣儿主动送来的红唇,一种征服的骄傲油然而生。这么漂亮的美女开始时那么的害羞,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现在却被自己粗大的阴茎征服,主动地送吻,实在是让男人骄傲不已。心情的激动带动着情绪的发泄,老板的阴茎越来越用力了,腹部打得欣儿的屁股再次「啪啪」作响。欣儿已经承受不住,原本撑起的双臂放了下来,无力地趴在床上。 没一会,高潮再次席卷了欣儿的身体,老板拔出阴茎,侧身躺下搂住欣儿,欣儿喘息着偎依在老板的怀里。气息刚刚平複,正要说话,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正要关掉,发现是我家里打来的。我想了想,本来不想接,但是又担心有什么事,还是接了起来。 接通了手机,原来是母亲打来的,说我走得急,一些事忘了说。我一边听着母亲在电话里絮絮叨叨,一边看着娇妻一丝不挂的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忽然,一股新的沖动在心头涌起,我对母亲说:「我手头有些事,让欣儿和你先聊。」说着,就把手机塞进欣儿的手里。 欣儿吃了一惊,自己赤裸裸一丝不挂的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却要和婆婆打电话,赶紧把手机推开。这时手机里传来母亲呼叫欣儿的声音,欣儿只好无奈地拿起手机,和母亲说了起来。 我对老板使了个眼色,老板心领神会,轻轻翻身起来,分开欣儿的双腿,挺起阳具就往欣儿的阴道里插。欣儿大惊失色,想拦,却被我按住,老板一使劲,再次和欣儿合成一体,然后开始慢慢地抽动。 欣儿的神志都已经有些恍惚了,原本受过良好家教、性格保守的她,竟然一边和婆婆说话,一边被另一个男人用阴茎操着,欣儿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上,说话都有些不对劲了。我看情况不对,就把手机从欣儿手里取下来,对母亲解释,说欣儿还没有从她弟弟的事情里恢複过来。母亲歎着气,嘱咐我照顾好欣儿,就挂断了电话。 欣儿回过神来,怒视着我,我赶快陪着小心,给欣儿道歉,老板也再次用阴茎用力把欣儿的注意力转移了回来。经过这么半天,老板也到了爆发的边缘,抽插的动作也有些不一样了。欣儿忽然想起一件事,大声说:「今天是危险期!」老板一听,赶快放慢速度。我想想,说:「没事,就射在里边吧!一会我出去买个事后避孕药。」就这样,老板再次喷发在欣儿的体内。 完事之后,老板和欣儿都瘫软在床上。因爲已经不早了,很快,老板就下床去飞快的沖了个澡,穿好衣服,準备回家。当他走进卧室,我正搂着欣儿说话,老板又低下头和欣儿痛吻了一次,双手又轻薄了一会欣儿的乳房,才起身告辞。 我连忙穿衣服準备去送送,欣儿也想起身,不料刚坐起来,老板那些射在欣儿体内的精液就流了出来,欣儿赶快扯出几张面巾纸去擦,老板笑着说:「不用欣儿送了。」就走了出去。 我把老板送出门,赶快回到卧室,脱下衣服,準备在欣儿身上发泄我憋了半天的欲火。谁知道欣儿却怪我刚才逼她接手机,就是不配合。我苦着脸,哀求了半天,才在欣儿的半推半就里分开欣儿的双腿,把那硬了半天的阴茎使劲插进欣儿那还留有老板精液的阴道。 欣儿开始虽然赌气不配合,但是当我开始抽插时却温柔似水,加上刚才老板和欣儿做爱的场景还在我眼前浮现,很快我就痛快淋漓地发泄了出来。 做完后,我紧紧搂着欣儿,却发现欣儿开始哭泣,我吓得手忙脚乱,连忙问欣儿怎么了。欣儿哭着说:「老公,我开始变坏了,你以后会不要我了吗?」我心疼的亲吻着欣儿脸上的泪珠,对欣儿说:「欣儿,我的欣儿,我就是死,也不会放弃我的欣儿。」经过我的诅咒发誓,心儿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开始有了笑意,我这才放下心。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但让老板再来我家的事却不太顺利。欣儿虽然在老板的粗大阴茎下非常沈醉,但是却不迷恋,她总是躺在我的怀里,温柔地对我说:「老公的阴茎最好,不管大不大,干得欣儿最舒服。」我听了欣儿的话,心里又欣慰又遗憾。欣慰的是我不用担心欣儿会被别人的粗大阴茎勾引跑了,遗憾的是欣儿如果不再同意怎么办? 幸好欣儿还是比较顺从我的,知道我的淫妻心理,在性生活中也很配合我,在做爱中已经开始详尽地讲她红杏出墙的故事,每每让我大射。欣儿也答应我,她认爲什么时候可以了,还会让老板到我家来玩弄她洁白的娇躯。 老板人很够意思,虽然自从上次后就没有让老板再来和欣儿做了,老板却从来没有在我跟前问起过,哪怕是和客户喝完酒,我和他单独在一起,他也没有主动问起过。倒是我经常和他说,正在做欣儿的工作,要再等等。 老板在工作上也很照顾我,虽然开始时我就说过,我不会要老板一分钱,但是老板把他几个关系好的客户,借口他事多,顾不过来,还是交到了我的手上,我的收入明显增加了。随着我收入的再次提高,我和欣儿的生活也愈发甜蜜,经过我的再三做工作,欣儿终于同意让老板再来了。 那天下午,老板又一次走进我的家门。一进门,老板就盯着欣儿惊呆了,原来,我让欣儿穿着她上班时穿的护士服,来了个制服诱惑。欣儿也很害羞,红着脸和老板打了个招呼。 我们三个人坐在了沙发上,当时是欣儿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间。开始閑聊了几句后,我开始放一盘带子,这是我精心挑选的,连欣儿事先也没看过的双龙戏凤的片子。 我们一边看着片子,一边开始抚摸起来,当老板撩起护士服的下襬,摸到欣儿大腿上的时候,才发现欣儿竟然没穿内裤。仔细再一看,欣儿胸口衣襟里,双乳若隐若现,才知道欣儿除了这一件护士服外就一丝不挂。 老板嘿嘿一笑,对欣儿说:「欣儿,你今天好性感啊!」欣儿不依的白了老板一眼,说:「都怪我老公了,非让我这样穿。」老板笑着说:「这样穿就很好啊!你看……」老板拿起欣儿白皙的小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裤裆上,说:「它都立起来了。」欣儿隔着裤子清楚地感觉到老板的坚硬,不觉红晕满面,但还是不由自主地隔着裤子抚摸着。 我这时跟老板提议:「干脆我们都脱了吧?」老板欣然答应,于是,我和老板都脱个精光,欣儿却仍旧穿着她的护士服。我和老板这次紧紧地把欣儿挤在一起,欣儿胸前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两只可爱的白兔已经在探头探脑;两条大腿被我和老板分得大开,分别架在我和老板的腿上,把下身完全暴露在外边。 我和老板一人一个乳房,慢慢搓揉着,欣儿的下身则被我和老板分开,一人玩弄一会。不一会,欣儿就被挑逗得喘息起来,主动用两只手各抓住一根阴茎在轻轻套弄着。 片子在继续播放,当看到两个男人把女孩子夹在中间,各进一洞时,欣儿娇呼一声。我和老板淫笑着,欣儿娇嗔的骂道:「坏笑什么?反正我是不会给你们这样干的。」我嘿嘿一笑,低头含住一只乳房吸了起来。 老板用手转过欣儿的脸,开始和欣儿接吻,欣儿热烈地迎合着。老板吻了一会,慢慢把欣儿的头向下身压去,我和欣儿都明白老板想要做什么了,欣儿回头看看我,我对她点点头,欣儿这才回过身去,半侧着身子躺下,用手扶起老板坚硬的阴茎,癡癡地看着。 『现在握在我手里的,是比自己老公还要粗大的火烫阴茎,它既毁掉了自己的贞洁,让自己不再是个纯洁的女孩,但是又给自己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感受。这根粗大的阴茎,曾经塞满了自己的下身,给自己带来连老公都没有给过的快乐,现在,自己又要爲它放开另一个隐私之处,从此,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老板全部开发,再也没有秘密。』 欣儿沈吟了一会,还是低下头,伸出粉红的香舌在老板的龟头上舔了一下,然后张大嘴,把整个龟头含进嘴里。因爲要替老板口交,欣儿已经放开了我的阴茎,我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开始拿起欣儿的玉足把玩着、亲吻着。 欣儿的嘴很小,光含着老板的大龟头都很吃力了,所以并不能含进去多少,但是我知道,欣儿含阴茎是有一招绝技,就是把舌尖顶进龟头的小孔里。果不其然,欣儿含着老板的龟头,舌头不停地绕动着,一只手使劲地搓动老板的阴茎。老板舒服的瞇上眼,一只手在欣儿乌黑的头发上抚摸着,另一只手不停地在欣儿的乳房和小腹上徘徊。 我看着看着,忍不住探过身去,用手抱住欣儿的臀部,开始在欣儿下身舔了起来。我刚开始动作,欣儿的身体就热了起来,自己嘴里含着老板的阴茎,老公却在舔自己的阴道。这种刺激很快就让欣儿情动不已,连两颗粉红的乳头都翘了起来,舔起老板的阴茎也更用力了。 老板也感觉到了欣儿的变化,手指不住地揪住欣儿的乳头轻轻拉起,在老板的挑逗下,欣儿的乳头都胀得发硬了。老板一看火候已经差不多,就放开欣儿,把欣儿扶起来,然后示意欣儿往他的腿上坐。欣儿以前和我也这样做过,所以只是娇羞的看了我一眼,就面对着老板,一只手扶起老板的阴茎,一只手分开自己的下身,慢慢坐了下去。 欣儿双手抱住老板的脖子,微张着小嘴,屁股一点点的向下沈……虽然因爲护士服的遮挡,我看不到具体情形,但是可以想象出,欣儿细嫩的阴道正努力地去容纳那根比我粗大很多的阴茎。 当进入到三分之一时,欣儿就长出了一口气,停住了,说:「不行了,太长了,等一下。」老板点点头,低头叼起欣儿的一只乳房开始吮弄。欣儿休息了一小会,又开始咬着牙继续往下沈,这次欣儿非常努力,慢慢地坐到了根部,然后一下子瘫到了老板的胸前,显然是累坏了。 老板嘿嘿一笑,在欣儿的脸上亲了一下,开始慢慢杵磨起来,欣儿开始缓过劲来,蠕动着身体去配合老板。忽然,老板猛地抱起欣儿的屁股往上一擡,然后飞快的放下,同时他下身也向上一顶,欣儿惊叫一声,嘴里大叫:「顶穿了!顶穿了!」我也吃惊的停止了打手枪,赶快过去看。 老板哈哈一笑,说:「没事,哪有这么娇气的。」我也醒悟了过来,欣儿只是被猛地一下惊住了,没有事的。 欣儿果然很快就缓过来,对老板说:「林哥,轻点啊!」老板笑着说:「轻点?轻点有什么意思?」说着,开始剧烈地动起来。欣儿娇小的身体被老板上下剧烈地抖动着,每一下都深深地顶到欣儿阴道的最深处。不一会,欣儿就娇哼一声,第一次这么快就到了高潮。 老板今天下午打算要在欣儿身上发泄两次的,所以看到欣儿到了高潮,但是自己却没停,他竟然站了起来,用手托住欣儿的臀部,一边走一边干。我看得目瞪口呆,这种动作我也试过,太累人了,但是欣儿1米65的娇小身躯挂在老板身上,老板好像毫不费力,在客厅里走了七、八圈,连大气都不喘。 欣儿这时却已经好像被抛到了空中,刚才高潮的余韵还未过去,就开始着新的刺激。她两手无力地搂住老板的脖子,两条大腿也几乎快垂到地上了。老板又走回沙发,把欣儿放到地上,让她扶住沙发的扶手,挺高屁股,开始从后边插了进去。 欣儿已经被老板干得浑身无力了,老板没有顶几次,欣儿就瘫倒在沙发上。老板见欣儿实在是不能动了,就又把欣儿抱回到沙发上,这次是把欣儿脸朝上,然后扛起欣儿的一条腿,摸了几下,然后一顶而入,又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欣儿躺在沙发上,两只手无力地摊在身体两边,一条腿被老板扛着,另一条腿顺着沙发滑到了地上,雪白的身体随着老板的大力抽插也跟着猛烈地晃动着,我一边观看着一边激动地打着手枪。不一会,先是欣儿,后是老板,都相继沖到了激情的高峰。 因爲沙发太小了,躺不下两个人,老板稍一休息就站起来,然后弯腰,一手搂住欣儿的脖子,一手穿过欣儿的双膝,把欣儿抱起来向卧室走去。欣儿双手搂住老板的脖子,温顺地把头埋在老板的胸前。 我看着老板抱着我的娇妻,像夫妻一样往卧室走去,心里一种酸楚的感觉油然而生,也顾不上打手枪了,连忙跟了过去。 老板进了卧室,把欣儿放到床上,然后把已经揉成一团的护士服从欣儿身上脱下,接着也半靠着躺在床上,伸手把赤条条的欣儿又搂在怀里,欣儿也顺从地把自己雪白的娇躯紧紧地偎依在老板怀中,小手主动地抓起老板已经萎缩的阴茎轻轻地揉动着,舌头还时不时地伸出去舔着老板的小乳头,给老板新的刺激。 因爲这是卧室,所以挂了好几幅我和欣儿的婚纱照,老板看着一幅欣儿穿着洁白的婚纱,和我脉脉含情凝望的婚纱照,笑着对欣儿说:「欣儿,这次的护士服非常好,下次你穿上婚纱,让林哥好好地疼你。」 欣儿擡头看着自己婚纱照上的清纯,再看看现在的淫乱,生性害羞的性格使她嘤咛一声,把头藏在老板的怀里,再也不出来了。 这时我也已经躺在欣儿的另一边,伸手在她结实的臀部上抚摸着,一边说:「可惜那时候还不认识林哥,不然的话,洞房之夜,林哥要是能把我的新娘子小欣儿干上一晚,那才刺激呢!」 欣儿没想到我能说出这话,羞得更加擡不起头,但是抚摸老板阴茎的手却用力了起来。老板也想不到我说出这话,哈哈笑着说:「你这个小子啊!」 在欣儿和我的共同刺激下,老板很快恢複了雄风,再次把我的小娇妻压在身下,开始又一次的征服…… 就这样,我和欣儿开始了我们有节制的淫乱生活。爲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爲好几个方面:一是老板每隔两个星期就到我家一次,来玩弄我的小娇妻,如果欣儿的身体不方便,就推后几天,但是一月两次不会再多。再一个是每次都是老板来我家,而且每次我都在场,欣儿从没有和老板单独在一起过。虽然有时候中场休息时,老板喜欢搂着欣儿和我聊天,但是老板也从来没有单独约会过欣儿,当然如果老板约了,欣儿也不会去。 时间慢慢过去了,我对欣儿愈发迷恋,欣儿对我也同样如此,虽然老板的粗大阴茎带给她非同寻常的刺激,但是她更喜欢和我温柔地做爱。我永远爱你!我的小娇妻欣儿。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把邻家的人妻搞成了蕩妇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