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五章 路见不平      
甜美娇柔的声音在叶天龙的耳边迴响着,把他从深深的睡眠中唤醒,睁眼一看,已是朝霞满天。外边,是个明媚的艳阳天。   叶天龙伸手搂住柳琴儿光洁柔韧的纤腰,她正在和玉珠谈话。   「你们在谈什么?」   柳琴儿回头给他一个甜美的香吻,然后娇笑道:「说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说罢,俏脸飞红,羞喜不胜,显然是想起昨夜的激烈战况。   叶天龙哈哈一笑,大手抚上柳琴儿的酥胸嫩乳,得意洋洋地道:「要不要再来一次?」   柳琴儿欲迎还拒,偏又娇躯发软,无力抵抗,只得哀求道:「人家骨头都给你弄散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见叶天龙的色眼瞄準自己,玉珠粉脸微红,摇头道:「不行啊,爷。你还是饶了我吧!」   叶天龙怪叫道:「那谁来陪我早练呢?」   二女一阵娇笑,柳琴儿腻声道:「你不要乱动啊!」说罢只将温软嫩滑的胴体偎着叶天龙的虎躯,让他享受些手眼的温存。玉珠也乖巧地靠在他的另一边,用柔软的娇躯贴住他。叶天龙闭上眼睛,默默地享受着两女温馨的爱意。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早起的金凤八卫将洗漱的用具端进房间,开始服侍叶天龙起床。这一路上,叶天龙早已被她们宠坏了,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一切便会为他弄得妥当整齐了。   柳琴儿一见到那个娇小玲珑的七凤,美眸一转,突然娇笑道:「七妹,昨夜天龙夸你的吹萧功夫好。来,过来替他消消火,也让我们看看你的功夫。」   七凤是玉脸通红,羞不可抑,只将一颗螓首深垂。其他七卫闻言纷纷起哄,一时娇声燕语,热闹非凡。   在众女议论纷纷之际,只见叶天龙舒服地伸个懒腰,笑嘻嘻地说道:「你们的确要好好向乖七妹学习,我就喜欢这样又乖又巧的宝贝儿。」   柳琴儿啐了他一口,道:「想得美,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玉珠也作怪道:「爷的意思是说我们服侍得不好啦?」   「对啊!我们难道不乖巧吗?」其他七卫也纷纷大发娇嗔,直道他偏心。   叶天龙招架不住,将求救的信号发给站在一边七凤,谁知七凤强忍笑意道:「少爷,我们姐妹情同一人,我可帮不了您,对不起了!」   叶天龙怪叫道:「什么?得了好处也不帮我,下次不给你了!」   柳琴儿抡起粉拳道:「你这样作贱我们姐妹,还说是给我们好处?姐妹们,绝不饶他!」众女一阵娇笑,纷纷将昨夜败于他手下的不平之气拿了出来,一时间是玉掌飘飘,粉腿飞飞。   叶天龙大叫一声,狼狈地逃了出来,站在院中愤愤道:「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我到外面去找更好的了!」众女一声娇叱,也冲了出来。叶天龙见势态不妙,哈哈一笑,抱头飞快地逃离了战场,留下众女在后面娇喝一阵。   半晌她们爆发出轰然娇笑,大有得胜班师之乐,然后拥着七凤七嘴八舌,真的讨论起闺房之乐来。   ※ ※ ※   叶天龙走在帝都的街道上,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他的心也十分地温暖。没有比得到美女的爱情更让他高兴的事了。回想起这两个月的时光,连他自己都觉得好像在做梦一般,出身普通骑士家庭的他,当上百骑长也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帝国的贵族实在太多了。以前他的梦想仅仅是能升到千骑长,在西江当他的地头蛇,快乐地享受人生。但这场战争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此时此刻,他还没有意识来到帝都对他将来的路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时他只想着于凤舞的花容玉貌,渴望她也能够在自己身边,那就是最大的快乐了。   这个时期的帝都艾司尼亚正是风月大陆极度繁荣的巨大都市,是政治和财富的中心。到处是川流不息的人群、繁荣的街道与各式各样的商店。可在它荣华的表面下,却是极其凶险可怕、变化莫测的权力斗争,对于野心家来说,帝都正是追逐权力和财富的最好场所。   叶天龙走着走着,便被一路的景象所迷,特别是那些贩卖异国奇珍的店舖更是引起他极大的兴趣。很多东西他在西江根本没看过,加上一些身着奇装异服的外国人在招揽生意,叶天龙便进进出出,感到其乐无穷。   刚转过一个街口,迎面冲来一个人,速度之快有如一阵风。眼看着就要与叶天龙相撞,人仰马翻的场面将上演。此时便可看出叶天龙这段时间以来功夫的提升,他双足立定,双手一扣来人的双肩,生生将这人按住,霎时推着来人转了七八圈,把兇猛的冲劲化解掉。   脚步声阵阵,后面出现了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冲将过来。为首的一个大汉手提大刀,发狂般地大叫道:「给我圈起来,今天老子非操死她不可!」   叶天龙这时才看清楚这个几乎要和自己相撞的人,居然是个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   娇喘不止的女子一张清秀的脸庞上流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显得是那样地楚楚可怜。被转得晕头转向的她连脚都未站稳,便拚命扭动娇躯,口中急切地说道:「快放开我,快……」   还未等叶天龙放手,那班大汉已经冲到跟前,将他们两人围了起来。   提刀大汉喝骂道:「小贱人,看你往哪里逃?」   女子俏脸煞白,强作镇定道:「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不怕我大哥找你们?」   大汉们相视狂笑,一个暴眼大汉淫笑道:「等你大哥回来,你早就成了我们罗大哥的女人了。到那时请你哥做个便宜大舅子,哈哈哈!」   女子娇躯轻颤,无助地尖叫一声:「那样我宁可死!」   叶天龙心中轻歎一声,拍拍女子的香肩,站到她的前面,淡淡的说道:「各位,……」   边上一名大汉大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臭汉,我们的事也敢管!」   提刀的罗大哥狞笑道:「这个家伙活得不耐烦了,谁帮他一把,送他上路吧!」   那暴眼大汉邀功心切,大吼一声,一个箭步上前,挥拳便往叶天龙的面门上招呼。拳风虎虎,让人心惊,看来是练过几天的会家子。   叶天龙双脚立定,等拳到眼前,轻扭腰身,同时左拳闪电般上挥。   「砰」地一声,正中暴眼大汉的下巴,当下将他整个身躯打飞起来,口中鲜血直冒,重重的落在地上就昏迷不醒了。   一个大汉跑过去一看,怒喝道:「大哥,老四的下巴完全碎了。您要为他报仇啊!」众大汉闻言不禁一阵骚动,没想到看上去和和气气的这个年轻人下手居然这么狠。   那个罗大哥心中暗惊,眼前这个男人竟有如此大的力量,一拳把一个大汉击飞,这说明他又準又狠。不过身为大哥的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冷静,他的冷静也让手下的人安静下来。   「年轻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天龙耸耸肩,和气地说道:「对不起,像你这样的丑男人我从来不想知道。」   「你……」罗大哥被叶天龙不动声色却又狂傲无比的态度气得脸色发青。   一个小喽啰用破嗓子喝道:「你这不懂事的乡下人,告诉你吧,你给我竖起耳朵好好听着,我们大哥是帝都四大好汉之一的罗思大哥。人称,人称……」   这时从围观的人群中冒出一句话来:「叫南城之狈!」众人一阵大笑,罗思怒视了一眼,众人马上不做声了。   「谁,哪个家伙吃了豹子胆,敢叫我大哥的外号!」那个小喽啰还在拍马屁。   罗思给了他一个耳光,「闭上你的臭嘴!」然后他阴阴对叶天龙道:「你想架这个梁子?」   叶天龙歎气道:「我也不想啊,可你们先动手了。」   「那留下这个女人,你可以走了。」众喽啰一惊,大哥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示弱?   看见那个女子惊恐地望着他,生怕将她留下了。叶天龙淡然一笑,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既然开打了,那就要好好打一架。再说,」他指了指女子,「这么漂亮的少女,落到你们这些家伙手里,不是太浪费了吗?」   罗思勃然大怒,喝道:「好胆,上去三个,把他给我做了。」   三个早已等待的喽啰拔出刀剑,摆出了备战的架势。一前二后,提剑的两人落后拿刀的那个喽啰半步,是个标準的三角冲击阵。   叶天龙一愣,这些人居然摆出这样一个部队阵仗所用的攻击架式,不用说显然是经过相当的军事训练,看那气势也是属于军中的狠角色。   可为什么这些人会在帝都如此闹事,这与军法不合,难道城卫军不管吗?   来不及细想,三人已经冲上来,刀剑齐下,似乎要将他砍成几段。   看叶天龙毫无反应地站着,众人都惊呼出来,那个美丽的少女更是闭上了美眸,不忍见他血溅当场,连罗思也以为自己看走眼了,这个男人并没有他想像中的实力,刚才那一拳仅仅是巧合而已。   眼看刀剑就要及到身,说时迟,那时快,叶天龙扬手贴住正面袭来的刀身,顺势一翻手腕,一声清脆的声响,刀刃被折成两段。就在拿刀的喽啰呆愣之际,叶天龙一记猛烈的蹴击踢中他的胸部,骨折声响起,那喽啰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叶天龙身形不停,轻灵地晃动,在两个迟了一点的喽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前,叶天龙手中的断刃划过他们的手腕。鲜血飞溅,他们的长剑在空中划出几道圆弧之后,便落下插在地上。   乾脆俐落的几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半晌,除了罗思以外所有的大汉都大叫着冲上来,企图用人数的优势制伏叶天龙。   叶天龙长笑一声,迎面冲了上去。对于这种打群架的事,他在西江时就是最厉害的一个,凭着这打混战的实力,他也成了当地混混们的老大,是真正的地头蛇。现在他的功夫大增,更是不会把这些小喽啰放在眼里。   叶天龙迅雷般地移动,快速的出手,让大汉们的包围圈破绽百出,白刃乱舞,却沾不到他的衣角,反而将自己人伤着了。   拳头着肉的声响如连珠炮般,叶天龙的每一拳都有一名大汉惨叫着倒下,而且倒地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因为叶天龙深知狠准的道理,不击着已,打就要让对手失去战斗力,这也是打群架的秘诀。   片刻之后,满地都是呻吟不起的大汉,部下们的惨败让罗思气红了脸。   「喂!小子,你乖乖地投降吧!」罗思狞笑着说道。原来他趁叶天龙在和手下交手的时候,将那少女抓住了。罗思抓着少女的头髮,把刀放在她细细的玉颈上,「你如果不听,我就把她杀了。」   起先那少女生怕影响叶天龙的心情,强忍着头皮上痛楚,贝齿咬着樱唇,不发一声。这时见罗思将她当人质,便娇声急道:「这位英雄,别管我!」   「你想好了吗?这个娇滴滴美女的生死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快说吧!」罗思得意洋洋地催促道。围观的人群中不免暗骂罗思的无耻卑鄙。   叶天龙望着倒满一地的大汉,毫不在意地说道:「好吧,我也给你一个选择,你是乖乖地放了她全身离开,还是伤害了她后被我斩成八块?」说话间,他检起地上的一把剑,在手里掂了几下。   罗思心中一惊,色厉内荏地喝道:「你敢!你忍心看她为你而死吗?」   叶天龙挥手一剑,一声惨呼,一个大汉的手臂离家出走了。那个大汉痛得昏了过去。   看着血从剑尖滴下,叶天龙缓缓道:「她如果被你们抓去,也是个悲惨的下场。如果你杀了她,我也会为她报仇雪恨的,我想她应该会同意的。」   那个少女也神色坚定地说道:「公子,别管我了,把他杀了为民除害吧!」   罗思怒喝道:「闭嘴!你这个贱人,你难道不想活了吗?」   少女道:「我死了,你也逃不掉。一命换一命。」   罗思心中惊惧不定,头上冒出汗珠。他心知肚明自己绝不是叶天龙的对手,但又捨不得放弃到手的美肉。   就在罗思犹豫不决的时候,叶天龙已经砍掉了三个大汉的手臂,这给了罗思极大的压力,那些大汉更是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生怕下一个目标是自己。   叶天龙冷冷道:「别怪我心狠,只是你们的大哥并不在乎你们的生死,我也没有办法!」   听着手下人的惨叫,罗思悲叫道:「你这冷血的家伙,这是谋杀!」   叶天龙回瞪了他一眼,喝道:「你有资格说我吗?」说着,他又挥剑走向下一个人。看见叶天龙走来,那个可怜的大汉早已昏了过去。   罗思的眼中泛起血丝,他被这个无情的男人完全压倒了,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住手!我们认栽了。放过我的人!」说着,他将那少女往叶天龙一推,把手中的刀抛到地上。   叶天龙将手中的剑丢掉,冷喝道:「带上这些废物,快从我面前消失吧!」说着,和那个少女扬长而去。留下了罗思在后面挥着拳头,大声叫道:「你给我记住,我是不会罢休的。」   叶天龙和那个少女来到一个茶馆坐定,着伙计送上可口的点心和热茶。   一杯热热的香茶下肚,少女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果然是人比花娇,艳丽大方,难怪会被大汉们抓捕。虽然比不上柳琴儿她们,但也相差不多,而且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风味。   叶天龙柔声道:「姑娘怎么称呼?」   少女感激地望着叶天龙道:「小女子叫左兰心。」   叶天龙问道:「为何会被那些人追捕呢?」   少女玉脸微红,低声道:「叶大哥,多谢您相救。刚才要是没有您,我早已……」说到这里,左兰心的双眼泛红,声音越发的低微。   「嘿,刚才打了一架,肚子饿了!」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叶天龙忙拿起点心咬一口,「喔,左姑娘,你也吃吧!挺不错的。」   望着眼前迷一般无情又温柔的男人,左兰心感到一丝怪异,毕竟在刚才看过他冷酷地挥剑砍人,把失去抵抗能力的人卸掉手脚,即使那人是敌人,那也绝非常人能够做得出来。眼前的男人绝对是乱世中的英雄,左兰心的心中马上有了这样一个认识。   左兰心和叶天龙开始慢慢交谈起来。原来左兰心是前朝将门之后,家道中落后和大哥左岛近来到帝都谋生。她大哥仗着一身不俗的技艺,做些保送货物的事。因为一些商人怕自己的贵重物品在半途被盗贼抢劫,都会出重金找人保护。   一次被罗思碰到了左兰心,他垂涎左兰心的姿色,三番五次地来纠缠,都被她大哥左岛近打得落花流水。这次她大哥左岛近接到任务,和好友一起替人送一批货到韩城,本来左岛近也不想去的,可是对方出的价钱实在很有诱惑力,再加上别人的怂恿,他只好替妹妹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后才出发。   不知为何罗思会知道左岛近离开了,拚命地找左兰心。本来也许没事的,可今天左兰心不小心到市集行走时,被罗思的手下发现了,才有方纔的一幕。   说到这里,左兰心感激的望着叶天龙,温温柔柔的说道:「叶大哥,你的功夫真好,他们这伙人横行已久,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这下你可为大伙儿出了一口恶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个大鸡巴的男友真好
评论加载中..